关于理想

平顶山

[荒]
都离开了本土外出,这一路风景都应该好好看看 吧。

从后马道出市区,

经过停产的七矿四矿,

眼见宛如鬼城的新城区,

抵达依旧破败的宝丰。

作为农业首省腹地的工业中心,

平顶山以污染自身六十多年的代价,

供给了华北华东总用电量的六分之一,

和华北总用盐量的一半。

时至今日,这座中原最年轻的移民工业城市正在老去,

矿井关闭,企业重组,市场退化,

九头崖破产,神马被收购,平煤衰落,宝丰酒减产,

多少像他和过去的我这样的人如寄生虫般涌向北沪粤苏浙,也加速了家乡的死亡。

平顶山被榨干丢弃,无人在乎,

时代的悲情却无法感染这里的人们,

看似忙碌却空洞的活着,

像蜉蝣一般,不知青春安放何处,亦无处呻吟

mmexport1511625935618.jpg

162 thoughts on “平顶山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答案 : *
14 + 20 =
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