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于文学

《孔乙己—精彩片段[即兴瞎改]》

背景:火车、漯河站、凌晨四点十五分。

《孔乙己—精彩片段[即兴瞎改]》

外放哥是音量满格而不带耳机的唯一的人。他手机很高大上;小猪佩奇手机壳,屏幕上有些划痕;一副拾荒杀马特的样子。时而听他莫失莫忘,时而看他落入凡尘,是啊十多年了,这熟悉的BackGroundMusic我还没忘。
我对他说话,满口*****,叫他半懂不懂的。因为他姓抖,旁坐便从手机壳上的“吵你妈*,戴上耳机”这半懂不懂的话里,替他取下一个绰号,叫作外放哥。
外放哥一上车,所有就坐的人便都看着他笑,有的叫道,“外放哥,你手机上又添上新伤疤了!”他不回答,指着行李架,对坐上的大哥说,“大哥,衣架有400斤鸭吗?是白拿,白拿吗?”
大哥答到:”是咧,是咧~”
便掏出edge s7。
他们又故意的高声嚷道,“你一定又偷了人家的狗了!”外放哥睁大眼睛说,“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……”“什么清白?我前天亲眼见你偷了何家的狗,吊着打。”外放哥便涨红了脸,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,争辩道,“人家说让我帮他喂狗,还说狗去那边喂,带到土耳其喂”接连便是难懂的话,什么“叭叭嘞叭……”,什么“苏喂苏喂”之类,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:车厢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。

timg.jpg

《孔乙己—精彩片段[原文]》

孔乙己是站着喝酒而穿长衫的唯一的人。他身材很高大;青白脸色,皱纹间时常夹些伤痕;一部乱蓬蓬的花白的胡子。穿的虽然是长衫,可是又脏又破,似乎十多年没有补,也没有洗。他对人说话,总是满口之乎者也,叫人半懂不懂的。因为他姓孔,别人便从描红纸上的“上大人孔乙己”这半懂不懂的话里,替他取下一个绰号,叫作孔乙己。孔乙己一到店,所有喝酒的人便都看着他笑,有的叫道,“孔乙己,你脸上又添上新伤疤了!”他不回答,对柜里说,“温两碗酒,要一碟茴香豆。”便排出九文大钱。他们又故意的高声嚷道,“你一定又偷了人家的东西了!”孔乙己睁大眼睛说,“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……”“什么清白?我前天亲眼见你偷了何家的书,吊着打。”孔乙己便涨红了脸,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,争辩道,“窃书不能算偷……窃书!……读书人的事,能算偷么?”接连便是难懂的话,什么“君子固穷”,什么“者乎”之类,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:店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。

7 thoughts on “《孔乙己—精彩片段[即兴瞎改]》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答案 : *
24 + 12 =
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