误入棋途,余生我期待孤独…

我曾说

若三十岁仍健在,就在国内人民教师度过余生

若不成,就游读天下度过余生

若不成,在常青藤图书馆度过余生

若不成,去日本某棋院度过余生

若不成,就不健在…

当然说这些话可能会被认为有些过激,我突然想解释为什么这样选择

我想看很多东西,学很多东西,讲给别人、教会别人很多东西,我最先希望的是我讲的居多,但也不会不给别人说话的机会,当人民教师当然是首选。即便我有朝一日学富五车,有更好的待遇,我也不会选择做一个写手或是什么评论员观察员在电视上讲。

如果不能做人民教师的话,我想在天底下旅行、摄影、写作,那样也不错。我就不说话了,能写作就行,我和自己交流也罢。

如果不能在天底下到处游历,我想能去一所国外高校大学,只在图书馆和住处两边来回,我就不写作了,能看书就行,永远不毕业。

如果不能去国外高校大学里读书,我选择去横滨的一座棋院度过余生,这连读书也省了,其实我还算挺期待这一天的,每日喝茶下棋赏花挺好。

如果以上都不能,对我来说就没事了。人间不值得。可能就出家或是怎么样消失了

对于首选项,我期望不高,我喜欢说实话,如果教政治历史或者专业课里面的经济课,可能我第一节课都上不完,教理化生或者专业课像心理也许真能那样度过余生…

对于次选项,我有所期待,因为那样的自由,实在是自由

对于备选项,我更期待,因为我现在依旧认为孤独实在是一件很酷的事情

对于末选项,我最期待,不为什么,误入棋途

还是没有解释,只是说的详细了点,没人知道我为什么这样想,这样选。我也不知道。

误入棋途,余生我期待孤独…

 

误入棋途,余生我期待孤独…》有2个想法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答案 : *
4 + 26 =