时间爱人

七月北上的路总是如此漫长,星辰之力佑我蜀汉辉煌

前些天看到了一句话,当场泪目说不出话“如今的西(安)成(都)高铁只要三小时,丞相却走了一辈子”。

 

按三维世界的今日科学角度来讲,无非就是空间与时间的概念。自A点到B点,连成一条路线,考虑环境变化,应为曲线,画成图的话还可能会有虚线。

但依我丞相的心志来讲,哪里有路线,全世界都是必经之处。

蜀道之难,难于上青天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欲申张大义于天下,挽救黎民百姓于泥浆

        奈何曹贼势大,希望渺茫

        我亦自知,蜀国必亡

        临阵杀敌,书热血一腔

        举国之力,为挽救天下

        纵粉身碎骨,葬送国家

        也不惜一切代价

        连出祁山问罪逆主孤注筹反攻

        绝计争还败北倾势魂志留汉中

 

那日,“大丈夫抱经世之才,岂可空老林泉之下”是请到了实现宏图伟愿的所需之人。

可那日,“若不成,亮可取而代之”还是没有做得出来。

将军既帝室之胄,信义著于四海,总揽英雄,思贤如渴,若跨有荆、益,保其岩阻,西和诸戎,南抚夷越,外结好孙权,内修政理,天下有变,则命一上将将荆州之军以向宛、洛,将军身率益州之众出于秦川,百姓孰敢不箪食壶浆,以迎将军者乎?诚如是,则霸业可成,汉室可兴矣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返回顶部